最新消息:

2013年上市钢铁公司偿债能力聚类分析

365bet注册 dedesos.com 浏览 评论

 2013年,下游主要用钢行业的需求虽然有所增长,但增速比往年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回落。在需求没有明显改善的情况下,钢铁产品的供求矛盾仍然突出,钢材价格与原燃料价格之间的“剪刀差”仍然存在,再加上在宏观政策导向上,中央和各地方政府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淘汰落后产能的政策法规,钢铁企业的环保、信贷等压力增大,钢铁行业整体运行状态延续了2012年的低迷态势。

在上述不利因素增加的大环境下,银行纷纷收紧对钢铁上市公司的贷款,钢铁上市公司的偿债能力变得尤为重要,偿债能力的强弱将决定钢铁上市公司能否继续从银行获得贷款。基于目前国内融资渠道相对单一的现状,能否取得贷款关系着许多钢铁上市公司的生存问题。

本研究从申银万国所列的钢铁行业上市公司中选取了产能在400万吨以上的24家钢铁上市公司作为样本,以偿债能力5项指标作为标准,运用聚类模型划分层级,希望通过对钢铁上市公司偿债能力的解读,帮助经营者找到自身的不足,为企业下一步的发展提供帮助。

偿债能力5项指标简介

有形资产负债率。有形资产负债率是产权比率的改进,是衡量债务安全性的指标之一,其计算公式为:有形资产负债率=有形资产/负债合计。由于无形资产(含递延资产)价值的不确定性和沉没性(即相关事项已经支付,只不过由于权责发生制而计入资产项目,事实上不可能再次形成现金流),其不能作为偿还债务的保障,实际可用来偿债的往往只是有形资产。

现金债务总额比。现金债务总额比是企业一定时期的经营现金净流量与债务总额的比率,其计算公式为:现金债务总额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负债合计。该指标可以从现金流量的角度反映企业偿付负债的能力,是评估企业中长期偿债能力的重要指标。现金债务总额比越大,表明企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越多,越能保障企业偿付债务的能力,破产的可能性越小;这一比率越低,表明企业财务的灵活性越差,破产的可能性越大。但是,该指标也不是越大越好,指标过大表明企业流动资金利用不充分,获利能力不强。

股东权益对负债比率。股东权益对负债比率表示公司每1元负债中,有多少自有资本抵偿,即自有资本占负债的比例,其计算公式为:股东权益对负债比率=所有者权益合计/负债合计。这一比率越大,表明公司自有资本越雄厚,负债总额小,债权人的债权越有保障;反之,公司负债越重,财务可能陷入危机,可能无力偿还债务。

利息保障倍数。利息保障倍数是指企业息税前利润与利息费用的比率,其计算公式为:利息保障倍数=息税前利润/利息费用。利息保障倍数不仅反映了企业获利能力的大小,而且反映了获利能力对偿还到期债务的保证程度。它既是企业举债经营的前提依据,也是衡量企业长期偿债能力大小的重要标志。要维持正常偿债能力,利息保障倍数至少应大于1,且比值越高,企业长期偿债能力越强。如果利息保障倍数过低,企业将面临亏损、偿债的安全性与稳定性下降的风险。

EBITDA对流动负债比率。EBITDA对流动负债比率是指每1元流动负债中,可以由EBITDA(扣除利息、所得税、固定资产折旧、无形资产和长期资产摊销前的盈利)来偿还的比例,其计算公式为:EBITDA对流动负债比率=EBITDA/流动负债合计。该比率越高,表明上市公司承担债务的能力越强;该指标越低,表明上市公司偿债能力越弱,信贷风险将增加,银行等金融部门有可能对其收紧贷款,甚至停止放贷。

钢铁上市公司偿债能力聚类结果分析

将24家钢铁上市公司偿债能力指标数据代入聚类模型中计算,其结果经过整理和调整之后的24家钢铁上市公司偿债能力系统聚类。

第一类群偿债能力指标解读

第一类群仅有宝钢股份1家上市公司,其特点为偿债能力5项指标中有4项均排名第一,尤其是利息保障倍数,是第二类群鞍钢股份的9.25倍。虽然宝钢股份的各项指标同比有所下降,但仍然保持行业内最优水平,其偿债能力可以定为强。

宝钢股份在有形资产负债率方面表现突出,得益于其有形资产与负债总额的合理配比。宝钢股份的有形资产共计1006.95亿元,虽然位居行业第一,但其负债总额并不是最多的。2013年,宝钢股份的负债总额为1066.02亿元,位列第2名,与第1名河北钢铁的负债总额相比,少155.05亿元。同期,河北钢铁的有形资产只有418.75亿元,仅为宝钢股份的41.59%。此外,有形资产负债率表现较好,还源于宝钢股份对负债规模的控制。2012年,宝钢股份的负债总额同比下降17.52%。虽然2013年宝钢股份的负债同比增长9.88%,但与2011年相比,仍然下降了9.37%。

在现金债务总额比方面,宝钢股份不仅低于第二类群的鞍钢股份,而且低于同属第四类群的安阳钢铁、八一钢铁和柳钢股份。从现金流量表看,宝钢股份120.90亿元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在24家上市公司中位居第一,但同比减少了78亿元。主要原因是:第一,净利润比2012年同期减少39.8亿元,减少流量;第二,处置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以及子公司资产的损失为1.1亿元,而2012年同期为处置收益94.0亿元,同比增加流量95.1亿元;第三,折旧及摊销比2012年同期减少12.5亿元,减少流量;第四,财务费用等其他项目同比增加流量0.7亿元;第五,存货比2013年初增加28.2亿元,而2012年同期存货减少28.8亿元,两年同比减少流量57.0亿元;第六,经营性应收应付项目减少流量17.3亿元,2012年同期为增加流量47.1亿元,两年同比减少流量64.4亿元。与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相比,宝钢股份的负债总额显得过大,且同比增长了9.88%。

在股东权益对负债比率方面,宝钢股份仍然位居第一,得益于其归属母公司的股东权益与负债总额保持合理比例。2013年,宝钢股份所有者权益合计1200.66亿元,是鞍钢股份的2.55倍、河北钢铁的2.68倍、武钢股份的3.23倍。宝钢股份在全行业低迷运行时期仍然保持了较高的所有者权益,这与其强大的盈利能力是分不开的。

利息保障倍数和EBITDA对流动负债比率是银行等金融部门比较看重的两个指标,其表现良好将为钢铁企业能够继续获得银行贷款提供可靠的保证。宝钢股份在利息保障倍数上表现优异,一方面与其息税前利润较高有关,另一方面与宝钢股份2013年利用海外资金平台降低融资成本、利息支出相应减少有关。在EBITDA对流动负债比率方面,宝钢股份保持了行业内最优水平,但也仅有0.119,反映出钢铁行业整体盈利空间被压缩、负债水平较高的现状。与部分下游制造业行业的平均水平相比,在利息保障倍数方面,机械设备为21.35、汽车为13.77、家用电器为12.61、交通运输为10.75,代表行业最优水平的宝钢股份与上述行业的平均水平尚有差距,这主要与钢铁行业整体运行较为低迷有关。

第二类群偿债能力指标解读

第二类群的上市公司只有鞍钢股份1家,鞍钢股份“摘帽”成功,股票名称也从“?鄢ST鞍钢”变更回“鞍钢股份”。从偿债能力5项指标看,鞍钢股份在有形资产负债率、股东权益对负债比率、利息保障倍数、EBITDA对流动负债比率方面仅次于宝钢股份,且与其他类群上市公司保持了一定的差距,现金债务总额比的表现甚至超过宝钢股份,可见在偿债能力方面鞍钢股份依然较强。

鞍钢股份在有形资产负债率方面表现良好,主要原因是:第一,鞍钢股份的有形资产与负债总额比例较为合理,其有形资产额较高,为378.78亿元,同比增长3.98%;负债总额在24家上市公司中排名第七。与第三类群的7家企业相比,鞍钢股份的有形资产高于这7家上市公司,且7家上市公司中太钢不锈和武钢股份的负债总额高于鞍钢股份,导致在该项指标上第三类群的7家企业低于鞍钢股份。第四类群的河北钢铁虽然有形资产比鞍钢股份多39.97亿元,但河北钢铁的负债总额排名第一,比鞍钢股份多763.32亿元。第二,鞍钢股份的营业利润大幅扭亏对股东权益的增加有所帮助。2013年,鞍钢股份的营业利润为6.64亿元,同比增长111.94%,高于第三类群大多数企业。第三,鞍钢股份固定资产折旧年限的调整对有形资产的增加有所帮助,调整后减少鞍钢股份2013年度固定资产折旧额12亿元,分别增加股东权益和净利润9亿元。

在现金债务总额比方面,鞍钢股份超过宝钢股份,达到行业最优值。这一方面与鞍钢股份的负债总额水平低于宝钢股份有关,另一方面与鞍钢股份一年来控制现金流出有关。鞍钢股份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出同比减少了174.35亿元,下降23.55%,主要是鞍钢股份加大择机采购力度,降低采购成本,使原燃料采购价格下降抵消了部分市场价格下降所造成的影响,直接导致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增加79.95亿元。

2013年,鞍钢股份所有者权益合计470.90亿元,在24家上市公司中排名第二;负债合计457.75亿元,排名第八。良好的配比结构使得鞍钢股份在股东权益对负债比率方面优于除宝钢股份外的其他22家上市公司,其与宝钢股份的差距主要体现在所有者权益方面。

鞍钢股份的利息保障倍数排名居中,主要由于鞍钢股份息税前利润同比上升的同时银行借款减少,导致利息费用减少。鞍钢股份与宝钢股份的差距主要体现在息税前利润方面,其息税前利润仅为宝钢股份的25.79%。

在EBITDA对流动负债比率方面,鞍钢股份排名第二,主要由于2013年鞍钢股份的EBITDA值同比增加了39.42亿元,流动负债减少了61.50亿元。鞍钢股份在该项指标上低于宝钢股份,主要是由于EBITDA值仅为宝钢股份的34.22%。

第三类群偿债能力指标解读

第三类群共有7家上市公司,分别是本钢板材、新兴铸管、太钢不锈、沙钢股份、三钢闽光、武钢股份、马钢股份。这7家上市公司在偿债能力方面的共同特点是,有形资产负债率为0.4~0.6,现金债务总额比为0~0.01,股东权益对负债比率集中在0.4~0.6,利息保障倍数为1.1~3.0,EBIDA对流动负债比率为0.12~0.16。上述7家上市公司的偿债能力可定为中等。

第三类群7家上市公司的有形资产负债率可以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有武钢股份、太钢不锈和马钢股份,3家企业的共同点是有形资产较高,负债总额也较高;第二部分有新兴铸管、本钢板材,这两家企业的共同点是有形资产和负债总额排名居中;第三部分有三钢闽光、沙钢股份,这两家企业的共同点是有形资产和负债总额均排名靠后。从有形资产数额来看,第三类群7家上市公司均低于第一和第二类群,这也是导致其未能进入更高类群的主要因素。武钢股份和太钢不锈在有形资产低于第一和第二类群的情况下,二者的负债总额均高于第二类群的鞍钢股份,这也是两家上市公司在该项指标上的表现不如鞍钢股份的原因之一。

在现金债务总额比方面,第三类群上市公司与第一、第二类群最大的区别是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低于70亿元,而第一、第二类群上市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超过100亿元。第三类群内部,共有3家企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上升(本钢板材、三钢闽光、武钢股份),4家企业同比下降(沙钢股份、马钢股份、新兴铸管、太钢不锈)。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同比上升的3家企业中,本钢板材是由于现金流入同比上升、现金流出同比下降所致,三钢闽光是由于现金流入的增幅大于现金流出的增幅所致,武钢股份是由于现金流入的降幅小于现金流出的降幅所致。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同比下降的4家企业中,沙钢股份、马钢股份的共同点是现金流入的降幅大于现金流出的降幅。其中,沙钢股份主要受钢材市场行情的影响,本期销售收入同比下降11.20%,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减少18.76亿元;同期原料采购支付的现金减少7.76亿元。马钢股份主要由于销售商品收到的现金减少所致。新兴铸管、太钢不锈的共同点是现金流入的增幅小于现金流出的增幅。其中,新兴铸管主要是由于应收票据增加未形成当期现金流入,因出让迎新工贸控制权形成的评估增值收益尚未形成现金流入,规模扩充导致原料储备和订单备货等相应增加,销量增加导致应收款项等相应增加。太钢不锈主要是由于报告期实现的利润比上一年减少。

在股东权益对负债比率方面,第三类群与第一、第二类群的差距主要体现在所有者权益合计的数额方面。第三类群中武钢股份所有者权益最多,但与鞍钢股份相差99.62亿元。第三类群所有者权益最少的三钢闽光与鞍钢股份相差442.98亿元。从股东权益对负债比率的同比变化情况看,第三类群中三钢闽光、武钢股份、马钢股份3家企业股东权益对负债比率同比上升,主要由于所有者权益同比上升的同时,负债总额同比下降;新兴铸管、本钢板材、太钢不锈、沙钢股份股东权益对负债比率同比下降,4家企业的原因相同,均为所有者权益增幅小于负债的增幅。

在利息保障倍数方面,第三类群7家上市公司与第二类群的主要差距体现在:大多数企业的利息保障倍数低于鞍钢股份,短期借款又高于鞍钢股份,以至于为此支付的利息费用较高。新兴铸管的利息保障倍数表现较为突出,得益于新兴铸管的息税前利润较高。武钢股份的息税前利润也较高,但利息保障倍数与新兴铸管差距较大,主要原因是武钢股份的短期借款高达289.30亿元,由短期借款所产生的利息费用较高,影响了武钢股份的利息保障倍数。

在EBITDA对流动负债比率方面,第三类群与第二类群相比差距在于流动负债所占比例较大,这在武钢股份表现较为突出。武钢股份EBITDA值超过鞍钢股份8.34亿元,但流动负债比鞍钢股份高117.24亿元。通过对比第三类群7家企业的2013年资产负债表可知,除三钢闽光、武钢股份的流动负债同比下降外,其他5家上市公司均有不同程度的同比上升,下一阶段如何控制流动负债的增长将是这些上市公司要考虑的问题。

第四类群偿债能力指标解读

第四类群共有11家上市公司,分别是河北钢铁、韶钢松山、华菱钢铁、包钢股份、山东钢铁、凌钢股份、杭钢股份、安阳钢铁、八一钢铁、新钢股份、柳钢股份。该类群的主要特点是,多数企业的有形资产负债率集中在0.1~0.2,现金债务总额比为0~0.1,多数企业的股东权益对负债比率集中在0.1~0.3,利息保障倍数为0.7~1.3,EBITDA对流动负债比率为0.05~0.10。上述11家上市公司的偿债能力可定为中等偏弱。

第四类群11家上市公司的有形资产负债率可以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有河北钢铁、包钢股份,其特点是有形资产和负债总额均较高;第二部分是山东钢铁,特点是有形资产和负债总额排名居中;第三部分是华菱钢铁,特点是有形资产较低,但负债总额较高;第四部分是新钢股份、柳钢股份、安阳钢铁、韶钢松山、八一钢铁、杭钢股份、凌钢股份7家上市公司,上述7家上市公司的共同点是有形资产和负债总额均排名靠后。第四类群11家上市公司在有形资产负债率方面普遍低于前3个类群,主要原因是第四类群中大多数企业的有形资产较小,8家企业在有形资产排名中列第十四位~第二十二位;河北钢铁、包钢股份虽然有形资产较大,但其负债总额更大,尤其是河北钢铁,负债总额达到1221.07亿元,超过了宝钢股份,而有形资产是宝钢股份的41.59%。杭钢股份在有形资产负债率方面表现较好,主要是由于杭钢股份的负债总额较低,仅有49.45亿元。

第四类群在现金债务总额比方面表现较好,安阳钢铁、八一钢铁、柳钢股份在该项指标上的表现甚至超过了宝钢股份和第三类群部分企业,其原因是上述3家企业负债总额远远低于宝钢股份等上市公司,且这3家上市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同比均有大幅上升,其中安阳钢铁、八一钢铁通过销售收到的现款增加实现,柳钢股份通过存货采购大量采用票据支付和期末经营性应付项目增加实现。河北钢铁、包钢股份、华菱钢铁由于负债总额较大,影响了该指标的成绩,且河北钢铁、包钢股份、华菱钢铁的2013年负债总额同比分别上升10.79%、35.94%、7.24%,河北钢铁是长期借款增加所致,华菱钢铁、包钢股份是短期借款、应付票据、应付账款等增加所致。可见,华菱钢铁、包钢股份一年内的偿债压力要大于河北钢铁。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华菱钢铁,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仅有8.8亿元,同比减少49.04亿元,但负债总额达到578.56亿元。

杭钢股份在第四类群股东权益对负债比率指标上表现突出,其该项指标甚至超过第三类群的企业,主要由于其负债总额保持了较低水平。河北钢铁、包钢股份仍然是吃了负债总额过大的“亏”。华菱钢铁由于所有者权益合计排名居中,但负债总额较高,在双重压力下,该项指标的表现在24家上市公司中排名垫底。凌钢股份、山东钢铁、新钢股份、柳钢股份、安阳钢铁、韶钢松山、八一钢铁的所有者权益和负债总额在24家上市公司排名中均处于中下游位置,故上述企业的股东权益对负债比率相应也排名中间靠后。

在利息保障倍数方面,包钢股份由于息税前利润较高且利息费用偏低,在该项指标上表现较为突出,与第三类群沙钢股份较为接近。杭钢股份由于利息费用保持在较低水平,因此在利息保障倍数方面与第三类群中太钢不锈较为接近。新钢股份、柳钢股份与第三类群中武钢股份较为接近的理由同上。第四类群其他7家企业的利息保障倍数在1.0左右,河北钢铁虽然息税前利润达到29.53亿元,但其高昂的利息费用使得利息保障倍数指标受影响较大。第四类群上市公司普遍应在提高盈利能力的基础上,对负债结构进行调整。

在EBITDA对流动负债比率方面,第四类群企业与前面3个类群的差距主要是:第一,流动负债过高,河北钢铁的流动负债甚至超过宝钢股份,在24家上市公司中居第一位,但其EBITDA值与宝钢股份差距较大。与河北钢铁情况类似的企业还有包钢股份、华菱钢铁。第二,EBITDA值和流动负债均居于行业中游水平,低于前三类群中大多数企业,代表企业为山东钢铁。第三,EBITDA值较低,代表企业为新钢股份、安阳钢铁、韶钢松山、柳钢股份、八一钢铁、凌钢股份、杭钢股份。上述企业的流动负债均处在24家上市公司的中下游位置,其EBITDA值也处在中下游甚至更低。

第五类群偿债能力指标解读

第五类群的钢铁上市公司共有2家,分别是首钢股份和*ST南钢,其中*ST南钢经营连续3年亏损,被交易所于2014年初发出退市预警。两家上市公司的共同特点是,现金债务总额比较低,利息保障倍数为负值,EBITDA对流动负债比率小于0.05,亏损较为严重,偿债能力较弱,且存在一定的经营风险。这两家公司相比,首钢股份的偿债能力5项指标的表现优于?鄢ST南钢。

在有形资产负债率方面,首钢股份在24家上市公司中排名第三,超过了前四大类群的部分企业,这主要得益于首钢股份的负债总额较小,而有形资产排名中游。*ST南钢由于有形资产排名中下游、负债总额排名中游,导致有形资产负债率较低。*ST南钢负债总额的增加额中,流动负债是推动因素,其中短期借款、应付账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其他应付款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加。下一阶段,*ST南钢应着力降低负债。

在现金债务总额比方面,*ST南钢表现较好,甚至超过了第三、第四类群的个别上市公司,主要是由于*ST南钢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排名居中,且同比增幅较大。首钢股份与*ST南钢虽然同属一个类群,但差距较大,主要由于首钢股份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较低所致。总体上讲,首钢股份、*ST南钢在该项指标上与第三、第四类群的差距并不大。

在股东权益对负债比率方面,首钢股份的表现优于*ST南钢。虽然两家上市公司的所有者权益合计连续两年同比下降,但首钢股份的负债合计连续两年下降,而?鄢ST南钢的负债合计连续两年保持增长,*ST南钢应该从降低负债规模和增加盈利两个角度提升该指标的竞争力。首钢股份主要由于负债规模较低,故此指标的表现优于*ST南钢,但首钢股份的所有者权益合计也较低,其盈利能力有待提高,这也是首钢股份与前4个类群的差距所在。

2013年钢铁上市公司偿债能力聚类分析

在利息保障倍数方面,首钢股份和*ST南钢与第一至第四类群企业的差距最为明显,这也是聚类模型将二者归为第五类群的主要原因。要维持正常偿债能力,利息保障倍数至少应大于1,且比值越高,企业的长期偿债能力越强。第五类群两家上市公司在利息保障倍数指标上不仅低于1,而且为负值,证明二者的盈利能力存在较大问题,导致息税前利润为亏损状态,将面临亏损、偿债的安全性和稳定性下降的风险。

在EBITDA对流动负债比率方面,第五类群两家上市公司由负转正,原因是两家上市公司分别对固定资产折旧进行了调整,增加了净利润。首钢股份对固定资产设备的折旧年限进行调整,该项会计估计变更对首钢股份2013年度净利润的影响金额为0.25亿元。?鄢ST南钢也调整了固定资产折旧年限,减少2013年度固定资产折旧额0.79亿元,增加净利润0.59亿元。

第六类群偿债能力指标解读

第六类群的钢铁上市公司共有2家,分别是重庆钢铁和酒钢宏兴。两家上市公司的共同特点是,偿债能力5项指标较低,特别是利息保障倍数为负值,偿债能力弱,存在经营风险。

在有形资产负债率方面,两家上市公司均出现同比上升,且单纯从数值来看,酒钢宏兴还超过了第四类群个别企业。从资产负债表中可知,酒钢宏兴和重庆钢铁的有形资产分别同比上升42.97%和84.99%,导致二者有形资产同比大幅上升的原因相同,均为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增加所致。在全行业微利运行的情况下,两家上市公司仍然投资以扩大规模,不仅增加了公司的债务负担,也为后期的发展埋下了隐患。

在现金债务总额比方面,酒钢宏兴与其他上市公司的差距较大,主要由于2013年酒钢宏兴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为负值,且负债总额较大。由于固定资产增加,相应带来的负债规模扩大使酒钢宏兴在现金债务总额比指标上排名垫底。重庆钢铁虽然负债总额也较大,但由于其尚能保持19.55亿元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故在此指标上优于酒钢宏兴。

在股东权益对负债比率方面,酒钢宏兴、重庆钢铁两家上市公司的数据并未垫底,主要由于两家上市公司的所有者权益合计同比分别大幅上升了44.15亿元和57.43亿元。酒钢宏兴和重庆钢铁均是通过实收资本和资本公积的增加实现,其中酒钢宏兴的实收资本和资本公积分别增加21.72亿元和41.53亿元;重庆钢铁的实收资本增加27.03亿元,资本公积增加55.40亿元。

在利息保障倍数方面,两家上市公司排名分列倒数后两名,主要原因是两家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存在较大问题。在EBITDA对流动负债比率方面,酒钢宏兴的固定资产折旧、油气资产折耗、生产性生物资产折旧为29.96亿元,同比增加10.80亿元,抵消了净利润为-23.74亿元的影响。总体上讲,两家上市公司的偿债能力均存在较大问题,须引起经营者和投资者的重视。

钢铁上市公司偿债能力总结

综合上述分析,可将六大类群钢铁上市公司的偿债能力概括如下:第一,大多数钢铁上市公司处在偿债能力中等和中等偏弱的类群,偿债能力处于强和弱的企业较少,即目前钢铁行业整体低迷,但在偿债能力方面尚未出现两极分化,随着钢铁企业负债额度的增加,第四类群企业应尤为注意。第二,大型国有企业由于在信贷方面的“先天优势”,在偿债能力方面的优势相对民营企业来说仍较为突出。第三,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调整固定资产折旧率的方法增加净利润,2013年调整固定资产折旧率的上市公司有包钢股份、山东钢铁、凌钢股份、三钢闽光、鞍钢股份、首钢股份、*ST南钢,酒钢宏兴将于2014年1月1日起对固定资产折旧进行调整,上述企业占24家钢铁上市公司的29.16%。上市公司普遍采取调整折旧的方式来调整利润,一方面体现出目前在钢铁产品供大于求的背景下,钢铁行业整体盈利水平低的现状;另一方面体现出部分上市公司在改善自身盈利状况方面没有行之有效的办法,纷纷采取无奈之举。

(来源:互联网)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