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河南省八家重点钢铁企业去年陷入亏损

365bet注册 dedesos.com 浏览 评论

  守着金矿要饭吃,这是对河南钢企最形象的写照。2013年,河南8家重点钢企都呈亏损状态,沙钢集团安阳永兴钢铁有限公司(下称“永兴钢铁”)累计亏损5.3694亿,安钢集团信阳钢铁有限责任公司账面亏损1.255亿元……

  与全国钢铁产能严重过剩不同,河南一直是钢铁产品的净输入地。来自河南省钢铁工业协会(下称“河南钢协”)的数据显示,根据2012年河南GDP测算,全省全年消费量为4300万吨左右,河南钢产量仅为2215.8万吨,需求缺口2000万吨。

  “河南不差市场,差产品。”河南钢协办公室主任李磊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河南的汽车业和家电业已形成规模,车用钢板和电器钢板的需求,对河南钢企而言,是一重大机遇。

  河南作为钢材消费大省,本土钢企却在饿着肚子,四处奔波觅食。在产能严重过剩的大背景下,以安阳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安阳钢铁”)、河南济源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济源钢铁”)为代表的河南钢企,正在经历着怎样的阵痛与思变?

  永兴钢铁减员降本 向管理要效益

  “钢铁业,现在或许才开始真正进入冬天。”近日,中国钢铁行业协会党委书记兼副会长刘振江坦言,2014年一季度可能是钢铁行业进入新世纪以来效益最差的一个季度。

  逆境之中,“向管理要效益”成了当下河南钢铁企业的“救命稻草”。

  作为世界500强企业沙钢集团的全资子公司,2013年,永兴钢铁以亏损5.36亿元,取代2012年亏损35亿元的安阳钢铁,成为河南八大钢企“亏损老大”。为使亏损最小化,永兴钢铁“限产保价”,4座高炉停了2座。

  “我们新的领导班子,每天都要开车到2600亩厂区转一圈,通过下基层,从生产车间到原材料储备区,掌握一手的生产经营情况。”永兴钢铁总经理陈洪林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每天早上6点到岗,已成为他们每天的工作习惯。

  “我们员工也是,现在更懂得珍惜工作的来之不易,愿意担当更多的责任。”永兴钢铁党委副书记孙丽军表示,“作为无偿奉献的奖励,每位员工的额外劳动付出,将纳入员工年度综合考评,以优胜劣汰,作为升职加薪的依据。”

  永兴钢铁目前在职员工3000余人,部分生产和行政管理岗位“是1人做着2至3人的工作”。2014年1至4月份,永兴钢铁以每月百人的速度,就钢铁主业的生产管理、车队运输等方面进行减员和调岗,涉及400余人,例如198人的车辆运输队伍,一次减少80人。

  “根据情况,减员还会继续,在生产和行政管理上,最终目标是减至现有260个管理人员的1/3或1/4。”陈洪林坦言,减员是为了提质增效,提高职工待遇。

  事实上,在河南钢企中,类似永兴钢铁减员降本的并非个案。作为老牌国企,安阳钢铁现有在职员工2万余人,年产能1000万吨。2013年,该公司减员涉及1065人,在全国上市公司裁员行动中“备受关注”。

  鑫金汇剑走偏锋 寻求差异化竞争

  河南鑫金汇不锈钢产业有限公司(下称“鑫金汇”)诞生于2005年,如今已从年产5万吨不锈钢的小企业发展成为占地2.5平方公里,以不锈钢为主,集收购、冶炼、制板、深加工为一体的“产业集聚区”。

  在几乎所有钢企亏损的时候,鑫金汇稳赚不赔,并进行适度扩张。即便在经济形势一片萧条的2008年,鑫金汇也能保持增长。从小到大,由大变强,鑫金汇的制胜法宝是什么?

  2005年,中国建筑用钢步入“黄金时代”,各路资本纷纷涌入,中国钢铁产能领先世界,成为钢铁第一大国。鑫金汇此时却剑走偏锋,选择了不锈钢这一当时的“冷门”。

  “钢铁行业必须有自己的优势基础。”鑫金汇董事长尚学岭向《中国经济周刊》坦言,在钢铁微利时代,仅物流成本,已占去大部分利润,指望从管理上节约一二百块钱不起多大作用,必须形成区域化经济,否则就会在行业内失去自己的竞争优势。

  “借势而为”是鑫金汇成功的秘诀。尚学岭表示,生产螺纹钢的碳钢企业,原材料多从澳大利亚、巴西、印度尼西亚等国外进口,每吨物流成本在130元左右,对于微利时代的钢铁业而言,是一沉重的负担。

  鑫金汇则不同,炼一吨不锈钢,废不锈钢占原材料的70%,此外就是镍、铬、钼等合金原料。以年产能100万吨为基数,每年大概需要采购70万吨废不锈钢,就近取材,可节约物流成本9100万元。

  尚学岭透露,建厂9年来,鑫金汇每年都是满负荷生产,即使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及当前复杂环境下,开工率仍是100%。而目前部分碳钢企业开工率不足60%。

  2013年,在钢铁环境复杂的情况下,鑫金汇扩产10万吨,产能增加至100万吨,账面利税6601.2万元。

  但是,就像一位低调的行者,鑫金汇从不轻易与他人分享自己的喜悦。产能已增加至100万吨的鑫金汇,利润几何?“现在大环境不好,具体不便多说,我们还是希望低调些。”尚学岭婉拒道。

  目前,中国人均消费不锈钢17公斤左右,西方发达国家已达30多公斤。2013年全球不锈钢总产量3640万吨,中国年产1800万吨,占全球总量的48%,成为世界不锈钢第一大国。

  “未来,中国将是不锈钢的消费和出口大国。”尚学岭给《中国经济周刊》算笔账,若按每人年消费30多公斤算,中国人口13亿,一年就是4000万吨左右。

  “有市场的地方,就有竞争。”尚学岭说,嗅觉敏锐的钢企都在往不锈钢转型,行业洗牌的时代已经到来。

  早在2007年,鑫金汇未雨绸缪已开始布局。依托不锈钢,该公司成立了金汇集团、鼎大不锈钢制品集团、大新科技,以及再生资源公司。从不锈钢冶炼、酸洗,到不锈钢深加工、制品销售,以及物流、仓储、矿产投资等,每个集团下面都有十几家关联子公司,环环相扣。

  “你无我有,你有我大,你大我强,你强我转。”尚学岭表示,“不锈钢将来也会面临碳钢现在的问题。”只有形成完整产业链,从废料收购、加工到产品出售,才会健康发展。

  安阳钢铁:非钢产业要占半壁江山

  安阳钢铁,昨日的老大哥,今日的老大难。

  “现在能保证现金流不断就是最大的成绩。”安阳钢铁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涛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一再表示,对于正在艰难爬坡的安阳钢铁而言,没什么可说的。李涛坦言,从根本上看,是一些企业治理问题,但短期问题解决不了,长期问题就无从谈起。

  在钢铁持续微利的形势下,结合自身优势发展非钢产业,成为安阳钢铁开拓新的经济增长点的重要手段。

  2014年初,安阳钢铁提出“2020年非钢产业营业收入与2013年相比翻一番,占集团营业收入的50%以上”的目标。为适应非钢产业发展的新管控模式,安阳钢铁提出“全面推进企业改革和体制机制创新,把改革创新作为企业脱困、转型升级的重要举措和途径”。

  《中国经济周刊》在采访中获悉,今年年初,安阳钢铁提出剥离50%职工参与市场竞争,发展非钢产业,留下50%的职工发展钢铁主业,以便轻装前行。安钢此举,在河南钢企中已具“风向标”意义。

  从企业长远发展战略高度,李涛对非钢产业发展进行了顶层设计,结合公司存量资产,按照“一业为主,适度多元”的方针进行“优化组合”。

  《中国经济周刊》采访发现,安阳钢铁的“适度多元”并非“纸上谈兵”,该公司麾下现有医院、物流公司、酒店等非钢企业近10家,目前已作为优良资产开始与社会化资本结合,共同发展。

  年初,安阳钢铁新成立了非钢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对非钢产业部职能重新规整、充实人员,成立了15个临时性非常设工作机构,由副总带队立下军令状,董事长亲自监督,力争在重点领域实现重点改革突破。

  “依托非钢产业谋生存之路。”李磊表示,跳出安钢、发展非钢,在致力打造非钢产业的政策支持下,安阳钢铁各非钢单位的市场意识逐渐增强,由过去的“找领导”变成现在的“找市场”。

  不过,在发展非钢产业时,安阳钢铁并未放弃主业。2014年3月18日,安阳钢铁冷轧工程酸洗轧机联合机组热负荷正式投产,自此,河南将结束高端冷轧产品主要依靠外省企业的历史。

  据悉,安阳钢铁冷轧工程被列为河南省重点工业建设项目。规划建设项目有1550冷轧工程、1750冷轧工程和冷轧硅钢工程,投资概算总计约98亿元。冷轧一期1550冷轧工程产品定位高端家电板、建筑板和汽车用结构板,设计年产能120万吨。

  济源钢铁瞄准优特钢 谋求高端化

  “速度决定成败。”早在2005年建筑用钢大发展时期,济源钢铁就已预知建筑用钢将要面临破产,转型生产优特钢。

  “投资经济向消费经济转型,给工业用钢提供了发展空间。”济源钢铁销售总经理周集才表示,几年下来,以棒材、盘条为主的中高端优特工业用钢,占济源钢铁生产总量的75%,建筑用钢只有25%。

  “不怕不赚钱,就怕货不全。”在产品设计上,济源钢铁真正做到了“你无我有,你有我全”。在全国,济源钢铁是同类产品中规格最全的厂家。

  去年7月,济源钢铁投资近8亿元,引进意大利特殊钢棒生产线,以国内市场为主,同时销往韩国、日本等东南亚国。目前产销平衡,稍有积压。为使产品再上一个台阶,今年3月份,以济源钢铁董事长兼总经理李玉田为首的济源钢铁领导班子十余人,前往意大利参加技术交流与合作。

  “就市场空间而言,目前这些产品,在周边方圆几百公里以内,没人竞争。”周集才解释,这些产品产能也过剩,但因为看准了时机,先下手为强,相对来说还好些,只是价格相对低些。

  “发展服务型钢铁是大势所趋”

  业内人士指出,在钢铁行业步入调整期的当下,河南能否抓住机遇,放弃卖点找买点,从粗放的规模型向高精尖产品型发展,是其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

  “发展服务型钢铁是大势所趋。”河南钢协办公室主任李磊表示,钢企应围绕市场需求调整产品,打造保姆式服务的钢铁销售,从产品到服务,给客户量身定制,并主动开拓不同行业领域的产品需求市场。

  例如,宝钢凭借“两片易拉罐用镀锡钢板”的开发与应用项目,为可口可乐生产制造易拉罐作为切入点,进军金属包装领域。

  2010年,宝钢为可口可乐供应12亿个易拉罐,在价格上,钢制易拉罐比铝制易拉罐便宜半分至一分钱,以此为基数,一年下来,钢制易拉罐为可口可乐节省1200万元。

  相关数据显示,仅易拉罐成本就占到了可口可乐饮料生产总成本的60%,饮料生产商已越来越多地采用钢制易拉罐代替铝制易拉罐。现如今,每5个可口可乐罐,就有一罐“宝钢造”。

  在钢罐制造业中,高速电镀锡薄钢板代表着冷轧薄板的技术水平,是钢铁精品,世界上只有少数几家钢企生产。如今,宝钢的钢制易拉罐罐体,是经过6次减薄的镀锡板材料,从0.28毫米减薄到目前的0.225毫米,罐壁最薄处只有0.007毫米,每个易拉罐的碳排放量减少15%。

  由于能耗低、更容易降解等优势,“宝钢制造”的钢罐愈发受到市场青睐,百事可乐、可口可乐、力波啤酒等零售商家开始普遍采用。预计2015年,宝钢达到年制罐能力100亿只目标,将占国内“两片罐”50%的市场份额,并努力拓展海外市场。

  反观河南钢企,能否站在社会发展的浪潮上,创新求变,以汽车、家电用板为切入点,从粗放的规模型向高精尖产品转型,开拓新的领域?

(来源:互联网)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