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宁波青岛等地再现铁矿石“压港”

365bet注册 dedesos.com 浏览 评论

  中国证券报记者日前在青岛、宁波等地调研发现,沿海铁矿石、煤炭等大宗商品再现“压港”现象,港口经营有所好转,但航运业仍显惨淡。业内人士表示,铁矿石、铜等大宗商品进口大幅增长的背后,很难说是真实需求增长,很可能是实体经济资金紧张导致贸易融资升温。

铁矿石“压港”明显

  7月8日,晴空碧日,一艘来自美西的SOFIA船安静地停靠在青岛前湾港区,桥吊手正熟练地进行装卸业务,等待下一艘大船停泊。前湾港是我国北方最大的集装箱港。

  港区地面勤务人员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3月份以来每天停靠大船约25至30航次,比一季度多3至5艘次,出口集装箱相对进口较多一些。

  “完成量里面新增量很大,包括新的货源、货种、货主,主要来自于山东和周边地区。”青岛港高层人士透露,一季度排名全球前10位船公司在青岛港箱量同比增长11.3%,去年至今新开通航线10条以上。一季度青岛港完成货物吞吐量1.2亿吨,同比增长5%。

  青岛港是中国最大的铁矿石进口港之一。6月29日,青岛港董家口40万吨矿石码头单船卸率达到10038吨/小时,第21次成功刷新世界铁矿石接卸纪录。

  上述人士表示,原来青岛港铁矿石主要是货主(钢厂)矿,贸易矿很少,现在8成以上都是贸易矿,目前青岛港铁矿石库存在1500万吨以上,“压港”现象明显。“矿石库存比去年多很多,有的甚至堆了半年、一年。”

  山东一位钢厂原料采购人员对记者表示,铁矿石采购现在主要都是随用随采,由于国内需求形势不好,企业前期铁矿石囤货已经发生了亏损。

  在宁波港,也同样存在铁矿石压港现象。6月下旬,中国证券报记者在宁波港调研了解到,北仑港区近300万吨堆存设计能力的堆场,已经堆了280万吨左右的铁矿石。

  宁波港北仑矿石码头分公司生产部经理王海运解释说,堆的矿主要是贸易矿,贸易商从国外进口还没找到下家(买家),钢厂是随到随用。“如果我们场地大还能收堆存费,但我们场地小,周转越快越好。”

  “5月份以来铁矿石库存量较大,之前库存有240万吨左右。”但王海运表示,据其观察,今年矿价跌得多,国内矿没有优势,多数钢厂都用进口矿。另外,库存中占50%-60%是质押在银行贷款的“融资矿”,主要是目前黑色产业不景气,才导致库存偏大。“如果长期这么堆,港口生产会受到影响。6月事发青岛的商品融资欺诈事件,令市场对经济增长担忧加重。”

  铁矿石库存牵动着宏观经济的“神经”。据海关统计,上半年中国进口了4.57亿吨铁矿石,港口库存至5月份就已超过1.13亿吨,较年初增长近三成,创历史新高。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钢材消费却不乐观。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前5月,国内粗钢表观消费量为3.13亿吨,同比仅仅增加26万吨。由于5月末社会库存同比下降395.77万吨,会员钢铁企业库存同比增加27.85万吨,说明2014年1-5月国内粗钢的实际消费量没有增加甚至是小幅下降的。

  除了铁矿石,港口煤炭库存水平也高企。截至7月11日,环渤海四港(秦皇岛港、曹妃甸港、京唐港区、天津港)煤炭库存已连续四周保持在2000万吨以上。此外,包括大豆、棕榈油、橡胶等大宗商品港口库存均处于较高水平。

  航运业“惨淡经营”

  一方面是大宗商品大量进口“囤”在港口,另一方面是惨淡经营的航运业。

  据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最新监测数据显示,中国航运景气指数为93.87,较一季度微涨3.48点,仍处于不景气区间;中国航运信心指数为80.55点,再次出现较大幅度下滑,跌落至较为不景气区间;港口企业盈利状况大幅改善,中国港口景气指数达到109.79点,再次进入微景气区间。一般认为,航运市场是宏观经济的“晴雨表”。

  另外,2014年上半年中国港口生产表现平平,沿海及内河港口完成吞吐量31.86亿和13.43亿吨,同比增幅分别仅为6.6%和1.2%,远低于去年同期的9.2%和9.7%。

  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又被认为是航运业的“榨菜指数”。7月16日BDI指数报755点,创一年以来新低。进入2014年,航运企业开始靠“变卖资产”扭亏。但数据显示,中海集运靠出售资产助力业绩,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超过6000万元,而中国远洋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再度亏损18.8亿元。

  “运力过剩,需求不足,是造成航运企业亏损的根本原因。”上海航运运价交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东生说,除此之外,亏损还与企业自身发展战略有很大关系。比如什么时候实行多元化战略,什么时候实行一体化战略,什么时候购船等,有些公司在不该买船的时候买了很多船,有些公司在租金高的时候租了很多船,造成运营成本很高,导致大面积亏损。

  王东生指出,上半年航运业整体运营情况不好。虽然相关上市公司二季报还没出来,但中远、中海等都亏得很厉害,主要航运企业均处在亏损状态,整个行业亏损面在80%以上。

  相比来看,港口业复苏迹象较为明显。数据显示,宁波港一季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6.59亿元,同比增长4.43%;同期上港集团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39亿元,同比增长41.22%。

  不过,港口与航运本该是“唇亡齿寒”关系,二季度为何出现港口较航运业复苏略微明显的现象?

  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港口发展研究室副主任赵楠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港口业的复苏通常以港口吞吐量的增速反映,吞吐量大幅增长代表市场需求相对旺盛,港口企业收益也较有保障。而航运企业竞争激烈,不存在类似港口的自然垄断特性,因此经营效益多与运价挂钩。当货运需求旺盛,船舶供不应求时,运价自然走高,反之运价走低。

  赵楠说,目前集装箱运价与干散货运价都处于相对低位,主要是由于2008年金融危机前船东看好市场大量新增运力,导致市场船舶供应量急剧上升。金融危机突然来袭抑制了海运量快速增长,“后危机”时代前期订造的大量运力陆续投放市场,使运力增速快于海运量增速,长期存在供过于求的市场现象,航运业复苏缓慢。

  业内人士表示,上述现象也暴露出一个问题,目前中国经济内生动力不足,进口增长主要依靠矿石、能源等大宗商品。

  下半年外贸形势向好

  铁矿石进口大幅增长,以及钢铁等“晴雨表行业”的变化,能否视为宏观经济复苏的信号?

  赵楠对中国证券报记者称,2014年上半年我国经济增长形势总体不及去年同期,外贸依赖大量原油、矿石进口,而商品出口未见显著增长;国内煤炭运输需求的增长未能带动内贸吞吐量企稳攀升。从内河港口生产情况不济、中西部地区城镇化建设趋稳、房地产与基建投资力度逐渐收敛、内陆港口集装箱吞吐量连续负增长说明内陆消费市场尚不乐观,因而2014年上半年经济增长依然缓慢,外贸、投资与消费三驾马车前进动力不足,仍需加强加大扩内需力度。

  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全球经济逐渐复苏,未来中国经济复苏力度值得期待。国务院此前曾出台支持外贸稳定增长的若干意见,提出优化外贸结构、改善外贸环境、强化政策保障等内容。随后海关总署出台稳外贸的若干举措,主要是强调深化改革创新、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

  “山东出口还不错,轮胎、大宗散货等进出口量没有明显变化。”青港国际总裁焦广军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上半年国家没有推出强劲的刺激政策,但估计到年底经济形势会好转,增速要比上半年快一些。“上半年出台的刺激政策有限,市场有些失望,但预计下半年会有所调整。”

  对于铁矿石进口量是否反映钢铁行业及宏观经济的变化,焦广军指出,从长远角度来看铁矿石进口量是可以反映行业变化的,但短期来看,一两个月或半年时间暂时没法看清真实情况。

  宁波港高层人士也表示,欧美等发达经济体二季度以来经济持续向好,预计下半年外贸形势将会好于上半年。对宁波港来说,出口可能会乐观些,而进口可能会处于持平状态。

(来源:互联网)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