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铁矿石基差定价“试水”

365bet注册 dedesos.com 浏览 评论

  即使长协定价模式数年已被打破,但对于钢企而言,如何打破“一口价”模式,获得定价主动权更为重要。

  日照钢铁集团 (以下简称日照钢铁)日前与永安资本、中信寰球商贸(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寰球)签订了国内首单铁矿石基差贸易合同。基差贸易在美国的农产品现货和期货市场中运用广泛,在国内,基差定价在有色、大豆等行业也已经普遍运用。

  日照钢铁董事长杜双华认为,铁矿石基差贸易合同签约,意味着给企业运用期货工具的传统思维又打开了新的一扇门户。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上述首单合同总量仅为1.5万吨,相比当前过亿吨的港口铁矿石存量,此次基差交易更有试水的味道。有钢铁业内人士认为,考虑到国内铁矿石期货的参与面仅为国内企业,并用人民币计价和交割,这一模式即使成功运行,短期内也不大可能推广到国际铁矿石贸易中。

试水新定价模式

  大连商品交易所向《每日经济新闻》提供的信息显示,7月23日,日照钢铁与永安资本、中信寰球在日照签订了国内首单铁矿石基差贸易合同,标志铁矿石期货在定价作用发挥方面迈出实质性一步。

  延续了多年的铁矿石长协定价模式在2010年前后被打破后,一口价、指数定价、月均价以及追价等多种定价方式先后面世,但并没有形成统一的定价模式。国泰君安期货分析师刘秋平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钢铁成品的成本中,铁矿石占据七成左右,矿价波动使钢厂面临巨大风险。

  大连商品交易所人士向记者表示,“期货价格+基差”的定价模式,至少为产业链客户提供了一种新的选择。

  在首单交易中,日照钢铁与中信寰球签订的合同为5000吨铁矿石,与永安资本签订的合同为10000吨铁矿石。首单合同总量仅为1.5万吨。据西本新干线最新监测数据,截至7月25日,国内铁矿石港口存量为1.128亿吨。

  分析师向记者表示,就国内铁矿石贸易而言,基差交易毕竟是一种新生事物,日照钢铁的此次交易更有试水的味道。

双赢挑战“一口价”

  据悉,基差交易本质上是现货交易,只是以期货和基差为竞价基础,而非一口价,其中基差=现货价格-期货价格。永安期货副总经理石春生认为,基差定价相当于钢厂、贸易商把价格波动风险转移到期货市场,与现货市场相比,期货市场相对公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具体而言,7月初,永安期货向中瑞矿业采购1万吨铁矿石(纽曼粉),现货湿基价格665元/吨,折算干基价格707元/吨(6%水),同时在铁矿石期货i1409合约上做空套保,套保价格716元/吨,此时的基差为707元减去716元,为-9元。时至7月中旬,现货价格涨到675元/湿吨,折算干基价格718元/干吨,当日期货价格为715元/吨时,基差为3元/吨,永安向日钢报价升水2元/吨。

  按照合同约定,永安期货给予日照钢铁1个月点价期,该批矿石最终结算价格参照铁矿石期货i1409合约加升水2元/吨为最终干基结算价。此后,在签订基差交易合同后两日内,日钢按照当时市场价675元/湿吨 1万吨,即675万元,支付给永安期货预付货款,永安期货收到货款后一日内,转移货权给日照钢铁。

  7月22日,日照钢铁以电话方式向永安点价,参照期货盘面铁矿石i1409合约即时价格688元/干吨点价,确定为最终的干基结算价,折算湿基价格648元/湿吨。值得注意的是,7月23日现货价格较之前下跌至660元/湿吨,折算干基价格为702元/干吨,基差为14元/吨(702-688)。此时,永安期货在此价格688元/吨平仓1万吨空头套保头寸,随后,日钢将点价函盖章传至永安期货备案。

  在日照钢铁提货后,永安期货按照648元/湿吨 实际提货吨数,结算货款,开具发票,并在之前预付货款675万元的基础上多退少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永安期货在7月初的现货采购价格为665元/湿吨,7月22日的销售价格为648元/湿吨,因此,现货亏损17元/湿吨。不过,在期货方面,因永安期货的空头开仓价716元/干吨,平仓价为688元/干吨,因而期货盈利28元/干吨,总盈利11元/吨,相当于基差从-9点到2点,走强了11点。

  与此同时,日照钢铁于7月下旬点价后现货结算采购价为648元/湿吨,较当日现货价格660元/湿吨低12元,相当于基差从2点到14点,走强了12点。由此,在完成此次基差交易后,买卖双方实现了双赢。

流动性压力

  在日照钢铁董事长杜双华看来,铁矿石基差贸易合同签约,意味着给企业运用期货工具的传统思维又打开了新的一扇门户。

  大连商品交易所提到,基于大连商品交易所铁矿石期货价格的基差贸易,有利于提高中国在该领域的定价能力。但在不愿具名的钢铁业内人士看来,基差贸易方式的推广,更有可能是交易所方面“剃头挑子一头热”,钢企的资金问题就是掣肘。

  中钢协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5月,全国重点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15036.08亿元,同比增长0.95%,利润17.54亿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此前公布的数据中,1~4月,全国重点钢铁企业还亏损了11.4亿元。

  在刘秋平看来,虽然短期钢厂的现金流有所好转,但钢厂的资金紧张问题并没有得到实质性改善,钢厂对上游的付款期都有延长,由原来一个月付款,拖延两到三个月。弭澎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基差交易模式需要资金做后盾,即使交易可能在1~2个月左右就能完成,但付款压力的存在,也使钢企官方采取该模式的可能性不大。

  此外,青岛一位铁矿石贸易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对于铁矿石期货,很少有贸易商涉及,“在铁矿石的现货交易中,我们更看重资金的流动性”。

  在弭澎琦看来,基差交易确实能实现共赢,但“一口价”模式毕竟长期存在,作为一种新的金融手段,国内贸易商接受基差交易还需要一个过程。

(来源:互联网)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