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中国钢铁民企急需再定义

365bet注册 dedesos.com 浏览 评论

  抱团取暖吧!三家位于中国河北省的中型钢铁制造商正怀揣着这种期望。最起码,他们在宣布合并后为新公司注册的名称—普金华集团显示了三者共担苦难的决心:普、金、华分别来自三家公司的原称。

  6月24日,在河北省武安市财富国际大酒店,普阳钢铁有限公司、新金钢铁有限公司和兴华钢铁有限公司决定主动合并。这三家中等规模的民营钢铁厂商欲组成河北省排名前五的钢铁集团,以避免关门的厄运。该省是中国的钢铁重镇,占据全球十分之一的产能。

  但钢铁行业糟糕的表现给这种期望蒙上了阴影。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指出,今年上半年绝大多数钢企处于亏损状态,平均利润率低至前所未见的0.13%,情况甚至比2009年金融危机时更加糟糕。这意味着以目前的现货价格计算,卖出一吨普通钢材(2834, -15.00, -0.53%)获得的利润仅为4元,相当于一瓶250毫升的可口可乐。这是下游房地产业持续低迷导致的直接后果,而铁矿石由于物流费用增加引起的价格上涨最终将本已过剩的钢铁业推向悬崖。

  北京的雾霾天气也加速了一些钢企的厄运。去年下半年,中国政府推出了历史上最为严厉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河北省首当其冲,尤其是那些中小规模且技术落后的公司。该省计划在6年内关闭超过三分之一的钢铁产能,总计接近1亿吨。这相当于将世界最大的钢铁制造商安赛乐米塔尔(Arcelor Mittal)公司整个关闭。

  抱团求生成为众多中小钢企所剩无几的退路。它们相较于钢铁业的巨头公司不仅规模处于劣势,且技术和生产设备也相对落后,在产业链的低端互相拼杀。同时,钢铁是资金和人力密集的行业。银行收紧资金时,中小型钢企往往被动不堪;而且任何一家钢厂关门都意味着大批工人的失业,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不过,从以往的经验看抱团难以奏效。上半年,中国最大的钢铁制造商河北钢铁集团宣布放弃整合省内12家中型民营钢企的计划。这种惨淡的结局与三年前那场隆重高调的签约仪式构成冷酷的反差。河北省冶金工业协会副会长宋继军向《环球企业家》指出,河北钢铁自身的亏损导致该公司已无力推进这项规模庞大的整合。不过,河北钢铁集团高层也曾在一些会议上表达了自己的苦衷,称民营钢企并非情愿被收编,对其实施的管理配合不足。至此,钢铁业国企与民企的整合模式宣告失败。

  普金华集团称自己在尝试钢铁民企间自主整合的新路径。该集团成立时的会议纪要指出,“那些已经失败的整合说明只剩下自主联合这一条路了”。他们计划合并成为一家拥有三座钢铁生产基地的集团公司,并有意进一步引入战略投资者,甚至希望在未来完成上市。

  但这没有赢得更多的掌声。普金华集团此次并未透露更多整合的细节。知情人士称,隐患在于三家公司在集团内仍是独立核算,而此前河北省钢铁产业最大的问题不是缺乏整合计划和方案,而是“整而不合”。此前,唐山和普金华集团所在的武安地区曾在政府主导下进行多起民营钢厂的整合,但类似松散模式下实际上仍是各自为政,最终均不欢而散。

  不妨看看一些大公司的做法。事实上,它们同样处于历史上最糟糕的时刻。全球头号公司安赛乐米塔尔去年亦出现近几年最大的年度亏损,但它们对公司产品结构的调整从7年前便开始了,这甚至早于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该公司逐渐关闭了位于欧洲的数家炼钢厂,并在金砖国家投建新产能,用于生产汽车钢板这样的高等级钢材。安赛乐米塔尔在最新的财务报表中预计其今年的利润将大幅上涨至500亿元以上,这是占据世界一半以上钢铁产能的中国去年所有公司利润总和的十倍。

  欧洲钢铁巨头蒂森克虏伯(Thyssen Krupp)集团的转型更加让人惊叹。该集团在过去三年中剥离了一半的钢铁业务,并将其压缩至该集团业务收入的30%。以不留情面著称的蒂森克虏伯集团董事会主席海里希?赫辛根(Heinrich Hiesinger)已将这家具有200年炼钢历史的公司魔术般地变为高科技巨头。他上月在接受《环球企业家》专访时称,该集团仍准备继续出售位于巴西的一家大型钢厂。

  中国头号钢铁公司宝钢集团则选择继续增强对上游资源的话语权。该集团在几天前宣布,其与一家澳大利亚合作伙伴联合收购矿商阿奎拉(Aquila Resources)公司90%股份。该矿商在澳大利亚拥有铁矿石和硬焦煤项目。麦肯锡(McKinsey)就此发布报告称,宝钢集团在国际钢铁业的地位正与日上升。同时值得关注的是,该集团最近三年增加了对非钢产业的投资。宝钢掌门人徐乐江表示,该公司正从制造向服务领域延伸,并寻求新材料和节能环保领域的突破。

沙钢集团的计划更为大胆。作为中国最大的民营钢企,该公司制定的战略是“十二五”期间实现年销售收入3000亿元,其中非钢产业营业收入达到1000亿元。该公司董事长沈文荣说,这几乎是再造一个沙钢。

  可惜的是,这难以被普金华集团这类中小钢企所复制。事实上,大量的中小型钢企已经错过了转型的窗口期。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李新创告诉《环球企业家》,此前钢铁市场的强劲增长让大多数的中小钢企盲目乐观,而金融危机给了它们沉重一击。现在已无资金和能力去做大的改变。

  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小钢企都将销声匿迹。那些善于捕捉市场并精于成本管理的公司还可能变得更好。经历了“铁本事件”的戴国芳出狱后低调复出,投资不锈钢工厂的做法或许值得效仿—市场对于那些高性能的特种钢材的需求依然强劲。不过,能做到不破不立的人毕竟是少数。

  中国钢铁业必须经历整合。世界经合组织的报告指出,中国目前的钢铁产能过剩已经达到三亿至五亿吨之多。“淘汰在所难免。”当被问及对中国钢铁行业的建议时,赫辛根告诉《环球企业家》,“这条道路25年前欧洲也曾走过。”

(来源:互联网)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