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剖析钢铁行业资金紧张现状

365bet注册 dedesos.com 浏览 评论

   8月22日,在中国冶金报社与首钢总公司联合举办的2014转型发展·钢铁强国之路高峰论坛暨京津冀协同发展首钢实践研讨会上,第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主席团名誉主席、中国金属学会理事长徐匡迪指出,在当前钢铁行业面临亏损运行的常态下,钢铁企业的经营理念要从做大规模转向全生产链的工艺、技术创新,努力做到低成本运营,同时必须走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的新型工业化道路。

  在当前极其困难的环境下,压倒钢铁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答案毫无疑问,一定是资金。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原本就颇为紧张的钢铁企业现金流的压力突然加码。到今年,资金问题进一步发酵,已经先后有海鑫、西林钢铁、川威等钢铁企业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困境当中。

  今年初以来,虽然7月末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银行借款同比仍然增长4.53%,但从6月份开始,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银行借款开始呈现环比下降趋势。虽然其6月末长期贷款仍然环比增长0.37%,但短期贷款环比下降了0.35%,导致银行借款总额环比下降0.16%。这一下降局面到了7月份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7月末,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银行借款环比下降1.20%,其中短期贷款环比下降1.38%,长期借款环比下降0.71%。这些数据显示出,整个钢铁行业从银行获得的资金量已经开始出现萎缩。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钢铁行业的资金困境并非突然之间出现的。纵观当前中国国民经济各行业,在全社会资金并不充裕,尤其是流向实体经济领域的资金更加短缺的情况下,钢铁行业是唯一一个包含了产能过剩的政策风险、盈利能力极低的还款风险、钢贸信用破产的道德风险的行业。

  第一,作为产能严重过剩行业,钢铁行业面临的巨大政策风险是银行金融体系所无法忽视的。自从去年3月份银监会发文警示产能严重过剩行业的风险之后,银行对于此类企业的新增信贷实际上早已停止,大多是维持原有规模甚至逐渐缩减信贷规模。虽然此后,银监会数次发文要求对产能过剩行业的企业区别对待,但实际上各银行在操作过程中,非但没有执行区别对待的政策,反而由于担心资金难以回收而更加坚定了“一刀切”的态度。据了解,目前北京、上海等地的银行对钢贸领域的贷款已经完全停止,而在钢铁企业中,仅有作为地方支柱的大中型钢铁企业能够继续获得银行的贷款,但多数钢铁企业的贷款规模在旧贷到期之后也会有所压减。

  第二,长期处于微利经营状态的钢铁企业,还贷能力开始出现问题。一些长期处于盈亏边缘的钢铁企业,基本上失去了通过获得利润“造血”的功能。部分钢铁企业在近两年还出现贷款到期难以还上的问题,不得不借新还旧,导致实际有效贷款数量下降,生产运营的现金流受到影响。盈利能力低下导致的另一个后果是,以追求资金的增值为主要目的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也收紧了针对钢铁企业和钢贸企业的资金投放。

  第三,银行金融机构资金成本上升直接抬高了企业融资成本。目前,银行金融机构获得资金的平均成本已经接近6%,导致银行金融机构通过提高贷款利率来获得利润。央行报告显示,6月份,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6.96%。实际上,多数商业银行实际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基本上在7.5%左右。而作为产能过剩行业,钢铁企业获得银行贷款的实际利率必然会高于平均利率。部分钢铁企业反映,实际拿到的银行贷款利率大多高于9%。在此背景下,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财务费用大幅增长,1~7月份累计同比增长了28.59%。

  第四,钢贸行业的道德风险使钢厂资金回笼出现问题。多数银行已经将钢贸行业列入贷款黑名单,即便是原来信誉度高、资质优良的贸易企业,也面临着被全面抽贷的危险。对于银行而言,钢贸行业的信用已经完全破产。更有银行业人士表示,对于钢贸行业的严格控制是银行业多年来未有过的。金融危机之后,钢铁企业得到的宽松的资金环境,实际上是在银行对于钢贸领域的大力支持下形成的。随着钢贸领域从极度宽松转向极度收紧,其作为钢铁企业的资金“蓄水池”早已被抽干,甚至反过来影响到钢铁企业的回款。

  第五,从一些钢铁企业的采购和销售情况来看,坚持多年的“不付款不发货”等原则开始被打破,加剧了钢铁行业的资金风险。部分行业如汽车制造业在采购钢材时已经采取了先货后款的方式。与此同时,钢铁企业原材料采购方面的欠款也有所增加。1~7月份,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应收账款环比下降0.73%,应付账款环比增加1.17%。虽然应付账款的增加使企业短期现金流紧张的情况有所缓解,但从长期来看将大幅增加未来的资金风险。

  从上述导致钢铁行业资金紧张的原因来看,无论国家政策、银监会文件如何引导,只要产能过剩和微利经营的状况仍然存在,商业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对钢铁企业的信贷就不可能放松。对于资金链越来越紧张的钢铁企业而言,不能寄希望于银行和金融机构会在危急之时雪中送炭,送来资金。与此同时,当前部分钢铁企业采用的挤应付账款等改善资金流的“捷径”也隐藏着更大的风险,要避免从量变转为质变。

  因此,摆在钢铁企业面前的事实是,面对资金紧张的困境,指望银行、金融机构、用户和供应商施救都是不现实的。钢铁企业必须准确判断形势,摒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和粗放的经营理念,将资金安全放在事关生死的高度;必须树立以现金流为中心的意识,做好长期在银行贷款收缩的环境下生产运营的准备,并以此为原则组织生产经营;必须对症下药深化改革,尽快止住“出血点”,恢复自身的“造血”能力,从根本上解决资金紧张的问题。

(来源:互联网)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